當前位置: 資訊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

釜底抽薪!比目錄更可怕 國家用收縮中藥處方權的方式嚴控神藥

發布日期:2019-07-04 瀏覽次數:0

7月1日,醫政醫管局發布20種藥品被列入首批目錄,其中神經內科和消化科是重災區!

通知要求,加強目錄內藥品臨床應用的全程管理。進一步規范醫師處方行為,對納入目錄中的藥品制訂用藥指南或技術規范,明確規定臨床應用的條件和原則。已有相關用藥指南或指導原則的,要嚴格按照指南或原則執行。對納入目錄中的全部藥品開展處方審核和處方點評,加強處方點評結果的公示、反饋及利用等等。

對產業產生的影響

1. 重點監控品種大都為輔助性用藥,其評價往往缺乏權威指南和臨床證據的支持,那么加強藥品臨床的全程管理就意味著乏高質量的臨床證據的藥品將被進一步壓制。這類藥品的療效與安全性需要開展更多高質量臨床試驗,加強循證評價。臨床藥師、醫師要注重培養臨床思維,綜合運用文獻和循證證據。未來將逼迫醫藥企業必須做好產品的大規模臨床觀察,有條件的可以做真實世界研究,而所有的企業都需要重視基于循證大數據的超大規模臨床病例采集,無論從市場銷售還是學術推廣都是一個重要發展方向。

2. 加強對醫生的處方管理。對于處方審核和處方點評,可能根據藥師醫囑點評結果,結合重點監控品種用藥結構統計分析,發現存在濫用行為的責任科室及醫師個人,通過職能部門約談科室負責人,扣除質量考核分,經濟處罰主要責任醫師等措施,規范執業行為。

對于未納入目錄中的藥品,又該如何管理?

對未納入目錄的化藥、生物制品,醫師要嚴格落實《處方管理辦法》等有關規定,按照藥品說明書規定的適應證、疾病診療規范指南和相應處方權限,合理選擇藥品品種、給藥途徑和給藥劑量并開具處方。

可見,對于未納入目錄的產品,并沒有放松監管。長遠來看無論是已納入目錄還是未進入目錄的企業,都應該未雨籌謀,提前規劃并調整企業的產業結構。

但是真正重磅的是,本通知對中藥以及開具中成藥處方的限制,并明確只有具備相關資質的醫生才可以開具藥方。

《通知》明確能開具中藥處方的醫師資質有:

1. 中醫類別醫師,應當按照《中成藥臨床應用指導原則》《醫院中藥飲片管理規范》等,遵照中醫臨床基本的辨證施治原則開具中藥處方;

2. 其他類別的醫師,經過不少于1年系統學習中醫藥專業知識并考核合格后,遵照中醫臨床基本的辨證施治原則,可以開具中成藥處方;

3. 中醫藥專業培訓合格醫師,取得省級以上教育行政部門認可的中醫、中西醫結合、民族醫醫學專業學歷或學位的,或者參加省級中醫藥主管部門認可的2年以上西醫學習中醫培訓班(總學時數不少于850學時)并取得相應證書的;

4. 取得《傳統醫學師承出師證書》,或者按照《傳統醫學師承和確有專長人員醫師資格考核考試辦法》有關規定跟師學習中醫滿3年并取得《傳統醫學師承出師證書》的,既可以開具中成藥處方,也可以開具中藥飲片處方。

我國具備相關資質的可以開具中藥處方的醫生有多少?

我們來一組數據,全國中醫類別執業(助理)醫師約50萬人,僅占全國執業醫師總數300多萬的15%左右,但是中醫的等級醫院就更少了,而在基層很多醫院,中醫科是邊緣科室,扣掉一些低職稱醫生和個體戶中醫,估計在醫院內的處方主力中醫師只有約20幾萬!

因此從理論上說超過70%的中成藥是從西醫開出去的。而中藥注射劑的比例就更高了,估計超過90%,因為很多中醫不認可其為中藥,也在任何中醫典籍上找不到依據,而且也沒有那么多病人可用,同時病人住院主要集中在心內科,大內科,老年科和神經內科等!也就是說,全國核心處方中醫醫師只有20萬,如果明確只有這一部分人才能開具中成藥處方,西醫未經培訓不能開處方,那么,中成藥的銷量崩盤式下跌沒有懸念,中藥廠家將批量面臨生存危機,體量巨大的中成藥市場將會面臨艱難的轉型!

既然中醫醫師數量少,其他類別的醫師經過不少于1年系統學習中醫藥專業知識并考核合格后,遵照中醫臨床基本的辨證施治原則,也可以開具中成藥處方。又有多少西醫會去參加中醫的系統學習考核呢?這個得分區域來看。

大城市三級醫院的醫生缺乏動力。這類醫生的工資數額可觀、收入來源多樣化,更加重視臨床學術和晉升之路。同時他們的患者數量多而且穩定,日常工作繁忙,有限的時間和精力只會投入到更重要的地方,也就是說時間與機會成本很高,也不乏其他創收之路,去民營診所多點執業或者開個飛刀,做個會診等的收益也比跟病人不停解釋,開幾盒安全無效的回扣藥強,特別是高年資醫生幾無可能去專門培訓!

相反,基層醫生、三四五線城市的醫生和大城市的青年醫生可能會積極參加,因為他們沒有那么多收入來源和患者數量。在各種嚴監管之下,有強大的創收動力,中藥處方權能幫助他們獲得患者的同時提升收入。因此,這類醫生極有可能參與培訓和系統學習,通過中醫藥專業知識考核獲得中成藥處方權。

幾點疑問?

1. 中藥注射劑到底明確為中藥?中成藥?類植物提取物的西藥,管理層沒有明確說法,既然這是一個超千億的品類,就不能視而不見,請明示!很多企業之前全部都宣傳其為中藥或者創新中藥,未來會不會改口稱其為現代制藥工藝獲得的植物提取物,本質是西藥呢?甚至會將其原來宣傳的某些理論全部弱化,為了生存,改弦易轍呢?

2. 關于加強開中藥特別是飲片的西醫進行培訓,舉雙手贊成,但關于中成藥這塊,出現了一個悖論!眾所周知,所謂中醫的辨證施治,需要辯陰陽,季節,男女,年齡,結合其他情況對不同的患者實行個體化治療,簡單說就是可以在湯藥或者飲片里面進行加減,調整,劑量變化或者合同棄用哪些成分,這至少理論上可以做到辨證施治!那么對中成藥來說,它是標準化的,成分也不能調整,假定醫生按照中醫的方式,辨證了,然后呢?不可能有任何調整,只能選擇開或者不開,或者開什么中成藥,不可能指望一個臨時學850學時的知識結構已經固定,都未必真的相信中醫的西醫生,去真的開一堆湯藥飲片做加減吧!所以中成藥這塊如何辨證施治,也需要明示,換句話說,給無論給哪個病人開,誰開的都是一模一樣的藥,成分結構都不會變化,那么理論上如何辨證施治呢?

3. 關于中醫處方資格認定,由省一級的中醫藥管理機構進行制定具體規則,或者進行850學時的學習,那么什么時候開始執行呢?是現在立刻實施或者無論什么時候實施,85%以上的西醫師至少要培訓850學時之后才能開中藥,那么現在醫院內醫院外的這一大批中藥品種是不是立刻斷崖崩盤呢?而且學習水平如何考核呢?如果采用學分制,會不會出現由大批中藥企業贊助培訓,甚至去購買一部分資格送醫生,類似現在普遍存在的學分腐敗呢?如果沒有全國統一考試與標準,我對以省為單位的執行不抱樂觀態度!你只要看到當年中藥新藥審批權限在省里,弄了多少假冒偽劣產品,腦袋一拍抄一個所謂古方就弄個產品出來,做了所謂70例觀察就敢申報,收歸全國后才好了很多,這個大躍進時代的后果,今天還在還債!哪怕天生是畸胎兒,但是他活下來了,會自然找到生存之路,回扣泛濫的根本原因還是產品無效,所以不這么弄還能怎么辦呢?

因此今天之所以要嚴管,那是之前的惡果造成的!不管政策是否一刀切及其合理性和操作性問題,但是國家的決心我們看到了!這是真正的釜底抽薪,比發個目錄狠多了,那里只是監控,但是仍然可以開,只是受限而已,這種類似資格準入的辦法直接讓其休克,甚至短期滅絕,其威力不亞于集采,甚至超過DRGs!

還有數十萬的中藥企業醫藥代表和代理商,可能瞬間面臨巨大的就業風險,因為醫生不能開,做工作去跑也沒有用了,特別是在大城市等級醫院!所以對很多中藥工業企業來說,還可能面臨營銷體系崩潰的問題,企業有實力可以慢慢熬,但是你不可能讓業務員和代表每月拿兩千塊喝西北風去陪你渡過艱難歲月吧!

對資本市場來說,賣出大部分中藥和中藥注射劑類企業的股票可能是理性的,因為天變了!如果政策真的嚴格執行的話!

來源:新浪醫藥新聞

獵才二維碼
口袋魔域牛牛官网 广西双彩牛材网 北京快3诀窍 app足球游戏 pk10六码全年可用 免费棋牌代理 老时时360历史数据 6十1预测专家准确吗 时时彩盈利100万计划 新疆时时如何看走势 易胜博公司欧赔的手法 福建36选7开奖今晚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任二中奖概率 微信音乐公众号推荐 预测球赛最好的软件 山东时时走势图 快乐12分析软件